麦当劳餐厅给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

 时时彩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19 22:39

  我们都知道,很多知名品牌的背后都会有一段动人的故事,不论这些故事是杜撰的还是真实的,起码让品牌的影响力植根于消费者的内心,有没有一些知名品牌的故事介绍的书或者网站?比如德...

  我们都知道,很多知名品牌的背后都会有一段动人的故事,不论这些故事是杜撰的还是真实的,起码让品牌的影响力植根于消费者的内心,有没有一些知名品牌的故事介绍的书或者网站?比如德芙的背后就有一段卢森堡公主的爱情故事,类似的故事介绍?

  复制了这么多文字……我想要的是品牌背后的故事和传说! 德芙的故事我已经知道了……我想知道更多类似这样的故事……展开我来答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说到汉堡包,大部分的人都会想到汉堡包的领导品牌——麦当劳(McDonald’s)。麦当劳并不是第一个发明汉堡包的人,也不是第一家快餐厅,但由于其开创性的特许经营方式,加上成功的策略,让它成为快餐业的万人迷,在整个地球上都可以见得到它的踪迹。即使麦当劳自称是全世界快餐业界的龙头,拥有3万家店面,分布在118个国家,每天为4600万人服务,也不算夸张,而它每年营业收入总计达400亿美元,更可以验证它的成功。

  要了解麦当劳成功的秘密,必须先追本溯源,看看它当初成立的背景。一直以来,总是有人争论,到底谁才是麦当劳真正的第一代掌门人(创始者)?是麦当劳兄弟(theMcDonaldBrothers),或是雷·克罗克(RayKroc)?一般公认的看法是,麦当劳兄弟,亦即理查德(Richard)与莫里斯(Maurice)是位于圣博纳迪诺(SanBernardino)的第一家麦当劳的创始人,而雷·克罗克则是将麦当劳快餐的概念加以发扬光大、将特许经营权售予经营者,并且让麦当劳从此变成一个金母鸡的人。或许,在雷·克罗克带有半自传色彩的《铁杵磨成针》(GrindingItOut)一书中,麦当劳兄弟被形容成安于现状而不具有事业心的人,但是在1940年代的加州,两兄弟就已经通过汽车餐厅的成功而快速获利,这一点充分展现其创业专才,而且,现在,此点也已经放在麦当劳的“精神教育”(espritdecorps)项目中。后来,由于担心女服务员的负面形象有损生意,麦当劳兄弟将快餐的概念加以革新。他们大幅精简,菜单上供应的餐点种类到只剩下9种,以便用类似装配线的方式制作餐点。每一个汉堡包只卖15美分,这样的低价战略吸引了不少人潮。虽然汉堡包是以一整批的方式快速制作而成,但是品质却是那个地区最好的;在圣博纳迪诺,没有一家餐厅的薯条炸得比麦当劳来得更香脆可口。

  1954年,麦当劳餐厅在圣博纳迪诺的轰动,吸引了一个搅拌机推销员雷·克罗克的注意。麦当劳向他采购了大批的搅拌机来制作奶昔,这件事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。当他开车到圣博纳迪诺这个位于荒漠中的城市时,麦当劳餐厅给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。他认为,如果把这样的快餐概念推广到美国的其他地区,也一样可以吸引消费者上门。但是,令雷·克罗克吃惊的是,麦当劳兄弟宁愿安于这个沙漠小镇,也不愿意考虑他所提议的合作计划。虽然如此,在创业精神的驱策之下,即使没有创始人的协助,克罗克还是在1955年创立了麦当劳公司,并将特许经营执照出租给那些有意愿开设麦当劳餐厅的人。克罗克自己是第一家特许经营的麦当劳餐厅的老板,餐厅开在伊利诺斯州的德斯普兰斯(DesPlaines),这家餐厅的成功,成为其他特许加盟店的榜样,而且也成为这种经营方式的最佳活广告。

  在此值得注意的是,当克罗克决定加入快餐厅的营运行列时,他想的不是可以赚多少钱,而是如何让麦当劳成为全美家庭式餐厅的代名词。他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看到麦当劳遍布美国的大城小镇。而且,做事全力以赴,不计代价,也是他的本性。为了达成这个高远的目标,他不得不对麦当劳兄弟“无情”,包括买下麦当劳名称的使用权,以及拒绝该兄弟在圣博纳迪诺的创始店使用自己的名称。从这点看来,克罗克可说是一个独裁者。

  或许麦当劳早期的成功,也就是1955年开始到1959年左右,应该归功于克罗克这种一手掌控的独裁式管理。这样的管理方式或许在当时是可行的,因为一开始时麦当劳还是一家小公司,除了克罗克之外,其余的员工只有克罗克的秘书——普林斯堡搅拌机公司的珍·马丁诺(JuneMartino),以及在德斯普兰斯店负责烧烤的员工。其时,克罗克还是领他原来在普林斯堡公司的薪水。1956年,克罗克聘用哈利·索恩本(HarrySonneborn)负责麦当劳公司的财务。虽然克罗克为麦当劳的每一个特许经营业者与员工都定下了规则,而且也规定必须丝毫不差地遵守,因此从这方面来看他是独断专行的;但是克罗克却让索恩本全权处理公司的财务,因为克罗克本人也认为,他对于管钱并不在行。★◇▽▼•除了靠克罗克的远见、野心与审慎的规划之外,也得力于索恩本的务实,才能让麦当劳在财务上游刃有余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,有时难免会产生冲突,而且克罗克自己也承认,常为了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,跟索恩本起争执。在这种时候,就要靠珍·马丁诺来居中调解,她已经不只是克罗克的秘书,而是攸关公司发展的关键人物。此外,她也是公司的管理机制中,较能呈现人性的一面者。在克罗克的眼中,珍·马丁诺是糅合许多不同特质于一身的人,对于麦当劳则尽心尽力。后来,马丁诺小姐也俨然成为麦当劳公司的女家长。

  到了1960年时,麦当劳的最高管理阶层已经演变成一个类似家庭结构的组织,克罗克则是担任父亲的角色。他是一家之长,负责规划任务,让员工与特许经营者,也就是他的“孩子”们,有所依循。作为公司的“父亲”,他非常具有领袖魅力,并激励员工勤奋不懈,而当麦当劳达成设定的目标时,他们也共享荣耀。当克罗克向想要加入的特许经营者提倡其麦当劳的理念时,他会详细说明计划,并诚实告知与麦当劳合作之后会有多少利润。克罗克认为,麦当劳不应该牺牲特许经营者的利益来创造自身利润,而是应该全力协助特许经营者成

  功。这种全力的支援,▲★-●表现在以优惠的价格,提供他们高品质的食物与设备,并提供完整的员工训练,不管是在柜台还是在厨房的工作,因为克罗克认为,优质的食物才能确保麦当劳的成功。只有让特许经营者在合作关系中有利可图,麦当劳才能从合作事业中获得成功。

  克罗克是个凡事一板一眼的人,对于麦当劳特许经营者所应遵循的标准程序与规则,容不得任何马虎与苟且。对于在麦当劳总部的员工,他也定下同样严格的要求与工作守则。然而,如果就此认定克罗克是一个独裁者,则是以偏概全的说法,▲●…△因为他非常能够接受别人提出的建议,不管是来自麦当劳总部高层主管还是在麦当劳柜台的员工。这种开放的心胸是麦当劳之所以有今天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  在麦当劳的菜单上,最受欢迎的餐点很快就不再是15美分的汉堡包,而是一些新面孔,包括猪柳蛋堡、麦香鱼,以及巨无霸。如果克罗克坚持所有的特许加盟者只能卖15美分的汉堡包,■□而且不允许他们任意变更菜色,那么麦当劳的特许经营方式就会垮掉。克罗克允许特许加盟者发挥创意,以符合他们自己的需要,而且这样也符合公司利益。在这样的政策下,一个在辛辛那提的特许加盟者楼·格罗恩(LouGroen)研发出麦香鱼,营业额也随之水涨船高;而赫伯·彼得森(HerbPeterson)研发出猪柳蛋堡,让其在圣芭芭拉(SantaBarbara)的麦当劳,可以在早上即开始营业,增加收入;而吉姆·德里吉提(JimDelligatti)则发明巨无霸,后来成为麦当劳菜单上不可或缺、最吸引人的餐点。为了打响麦当劳这个名号,克罗克也允许特许加盟者提出各种点子,例如在华盛顿特区的特许加盟者吉卜生(Gibson)与高德斯坦(Goldstein),就创造了麦当劳叔叔(RonaldMcDonald)这个角色,来推销麦当劳产品给小朋友,而且相当受到小朋友的欢迎。

  克罗克认为员工应该对公司全力付出。事实上,克罗克自己就是一个最好的榜样。在麦当劳的芝加哥总部,常常可以看到克罗克工作到深夜,工作结束后匆忙赶到地铁站搭最后一班车的景象。这种以身作则的性格,让公司主管的忠诚度很高,并且不只是对克罗克本人,同时也是对麦当劳公司。这样的情况,在约翰·洛夫(JohnF.Love)撰写的《麦当劳:探索金拱门的奇迹》(McDonald’s:BehindtheArches)一书中,也有很清楚的描述。这本书曾提到,麦当劳的一位资深主管唐纳德·史密斯(DonaldSmith)在被拔擢至副总裁的职位之后,离开麦当劳,并转而担任竞争对手汉堡王(BurgerKing)的总裁。后来,史密斯又回到芝加哥,并在另外一家公司任职,那时,●其他的麦当劳主管都“拒绝与其打交道”,因为他们不会忘记或原谅他的背叛。

  早期在1950年代时,麦当劳标榜的是“纯美式餐点”,后来,美国文化与其“纯美式餐点”输出到世界其他地方。第一个国际性的扩张行动就在距离边境不远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,第一家特许加盟店于1967年开张。麦当劳国际部于1969年开始运转,它的第一家海外餐厅开设于荷兰。位于荷兰的特许加盟店,由于几乎全盘移植美国式的食物配方,而未考虑到当地的特性,因此几乎一败涂地。

  麦当劳在美国的成功,主要是由于餐厅设于正在发展中的郊区,那里正是所谓“核心家庭”——指只有父母与小孩的家庭——分布的主要地区。但是在荷兰,郊区的人口却非常稀疏,大部分人都住在都市。不过,麦当劳很容易从错误中吸取教训。1971年,麦当劳在亚洲开始了第一家特许加盟店,地点在日本。在这一个合作案中,麦当劳公司同意其日本的特许加盟业者藤田田(DenFujita)在菜单中加入日本口味的餐点。不过,藤田也了解,麦当劳永远无法与历史悠久、供应传统菜肴的日本寿司与家庭式餐厅一争短长,所以,他决定要改变日本人的饮食习惯。为了达成这个目的,他们先以小朋友作为广告促销的标的,然后小朋友要求他们的父母带他们去麦当劳。这种“美国化”的策略不仅在日本非常成功,在亚洲其他国家,如新加坡,也相当有效。在新加坡,几乎每一部广告都以全家——当然也包括小孩——到麦当劳用餐的温馨情节为主题。麦当劳国际部让麦当劳变成亚洲家庭在外用餐时的最佳选择。

  美国化,不仅表现在家庭饮食习惯的“麦当劳化”,也表现在企业管理方式上。麦当劳在美国的成功,美国式的公司文化是一大功臣,亦即雇主与员工之间几乎没有距离,这种文化有助于想法与创意的沟通。有鉴于此,亚洲国家的企业组织很自然地也采取美国式的企业文化。亚洲式的企业文化,主管与下属之间的阶层划分明显,不利于创意发挥与意见交流。相形之下,美式的企业文化则有利于基层员工发挥创意,以防止资深主管安于现状、不求进步。

  只要全世界的人还在吃汉堡包,而且想到汉堡包就会想到麦当劳,麦当劳的未来还是相当有可为的。虽然麦当劳公司是一个非常赚钱的企业,不过,麦当劳也投入相当多的心力,将自身营造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公司,而非一家邪恶的跨国企业,这一点,可从其推动“麦当劳叔叔之家”社区计划看出。麦当劳温暖而具有人性的这种企业特质,是它成功的关键。○▲此外,麦当劳也成立汉堡包大学,提供员工训练进修的机会。因此,麦当劳的成功,不仅是来自追求利润最大化,而且来自管理阶层努力让麦当劳成为家庭甚至社区的一分子。

  展开全部1919年的春天,卢森堡王室迎来了夏洛特公主继承王位,同时她又嫁给了波旁家庭的后裔费利克斯王子。做为王室后厨一个帮厨莱昂忙坏了,整天都在清理碗筷和盘子,双手裂开了好多口子,当他正在用盐水擦洗伤口时,一个女孩走了过来,对他说:这样一定很疼吧?这个女孩就是后来影响莱昂一生的芭莎公主。

  两上年轻人就这样的相遇了。从没有人疼爱的莱昂遇到了善良的芭莎。因为芭莎只是费利克斯王子的远房亲友,所以在王室里地位很低,稀罕的美食——冰淇淋,也轮不上她去品尝的。于是莱昂每当晚上就悄悄溜进厨房,为芭莎做冰淇淋,两个人总是一边品尝着冰淇淋一边谈着往事,芭莎还教会了莱昂英语。情窦初开的甜蜜萦绕在两个年轻人的心头。不过,在那个尊卑分明的保守年代,由于身份和处境的特殊,他们谁都没有说出心里的爱意,只是默默地将这份感情埋在心底。

  20世纪初,为了使卢森堡在整个欧洲的地位强大起来,卢森堡和比利时订立了同盟,为了巩固两国之间的关系,王室联姻成为最好的办法,而被选中的人就是芭莎公主。一连几天,◆▼莱昂都看不到芭莎,他心急如焚。终于在一个月后,芭莎出现在餐桌上,然而她已经瘦了一大圈了,整个人看起来很憔悴。莱昂在准备甜点的时候,在芭莎的冰淇淋上用热巧克力写了几个英文字母“DOVE”是“DO YOU LOVE ME”的英文缩写。他相信芭莎一定可以猜他的心声,然而芭莎发了很久的呆,直到热巧克力融化。▲●

  几天之后,芭莎出嫁了。一年后,忍受不了相思的折磨,莱昂离开了王室后厨,带着心中的隐痛,悄然来到了美国的一家高级餐厅。这里的老板非常赏识他,还把女儿许给了莱昂。

  时光的流逝,家庭的安宁,平稳的事业,还有儿子的降生,都没能抚平莱昂心底深处的创伤。他的心事没有逃过妻子的眼睛,她愤怒爆发了,并伤心的离开了。

  莱昂此后一直单身带着儿子,经营他的糖果店。1946年的一年,莱昂看到儿子在追一辆贩卖冰淇淋的车,记忆的门顿时被撞开。自从芭莎离开后,莱昂便再也没有做过冰淇淋了。这次莱昂决定继续过去没有为芭莎完成的研究。

 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研制,一款富含奶油、同时被香醇的巧克力包裹的冰淇淋问世了,并被刻上了四个字母。儿子天真的问莱昂“DOVE”(德芙)是什么意思。莱昂轻轻地说:这是冰淇淋的名字。

  德芙的冰淇淋一推出就大受好评。而正在此时,莱昂收到了一封来自卢森堡的信,信是一个同在御厨干活的伙伴写给他的,信中莱昂得知,芭莎公主曾派人回国四处打听他的消息,希望他能够去探望她,但却得知他去了美国。由于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影响,这封信到莱昂的手里时,已经整整迟到一年零三天。

  莱昂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打到芭莎。芭莎和莱昂此时都已经老了,芭莎虚弱的躺在床上,曾经如清波荡漾的眼睛变得灰蒙蒙的。莱昂扑在她的床边,眼泪无法自抑的滴落在她苍白的手背上。芭莎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莱昂的头发,用近乎微弱到听不清的声音叫着莱昂的名字。

  芭莎回忆当时在卢森堡,她非常爱莱昂,曾以绝食拒绝联婚,她被看守一个月,她深知自己绝不可能逃脱联婚的命运,何况莱昂从未说过爱她,▼▼▽●▽●更没有任何承诺。在那个年代,女子要同整个家庭决裂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▪️•★她最终只能向命运妥协,但条件是,希望离开卢森堡前能回王官喝一次下午茶,因为她想在那里与莱昂作最后的告别。她吃了他送给她的巧克力冰淇淋,却没有看到那些融化的字母。

  听到这里,莱昂泣不成声,过去的误解终于有了答案。但一切都来的太晚了,三天之后,芭莎离开了人世。莱昂听佣人说,自从芭莎嫁过来之后,终日郁郁寡欢,导致疾病缠身,在得知他离开卢森堡并已经在美国结婚后,就一病不起了。

  莱昂无限悲凉,如果当年那冰淇淋上的热巧克力不融化,如果芭莎明白他的心声,那么她一定会改变主意与他私奔的。如果那巧克力是固定的,那些字就永远不会融化了,他就不会失去最后的机会。莱昂决定制造一种固体巧克力,使其可以保存更久。

  经过苦心研制,香醇独特的德芙巧克力终于制成了,每一块巧克力上都被牢牢的刻上“DOVE”,莱昂以此来纪念他和芭莎那错过的爱情,它虽然苦涩而甜蜜,悲伤而动人,如同德芙的味道。

  如今,德芙巧克力已经有了数十种口味,每一种爱情都能在这巧克力王国中被诠释和寄托。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爱上因爱而生、从冰淇淋演变而来的德芙。当情人们送出了德芙,就意味着送出了那轻声的爱情之问:DO YOU LOVE ME?那也是创始人在提醒天下有情人,如果你爱他(她),请及时让爱的人知道,并记得深深地爱,☆△◆▲■不要放弃

  展开全部说到汉堡包,大部分的人都会想到汉堡包的领导品牌——麦当劳(McDonald’s)。麦当劳并不是第一个发明汉堡包的人,也不是第一家快餐厅,但由于其开创性的特许经营方式,加上成功的策略,让它成为快餐业的万人迷,在整个地球上都可以见得到它的踪迹。即使麦当劳自称是全世界快餐业界的龙头,拥有3万家店面,分布在118个国家,每天为4600万人服务,也不算夸张,而它每年营业收入总计达400亿美元,更可以验证它的成功。

  要了解麦当劳成功的秘密,必须先追本溯源,看看它当初成立的背景。一直以来,总是有人争论,到底谁才是麦当劳真正的第一代掌门人(创始者)?是麦当劳兄弟(theMcDonaldBrothers),或是雷·克罗克(RayKroc)?一般公认的看法是,麦当劳兄弟,亦即理查德(Richard)与莫里斯(Maurice)是位于圣博纳迪诺(SanBernardino)的第一家麦当劳的创始人,而雷·克罗克则是将麦当劳快餐的概念加以发扬光大、将特许经营权售予经营者,并且让麦当劳从此变成一个金母鸡的人。或许,在雷·克罗克带有半自传色彩的《铁杵磨成针》(GrindingItOut)一书中,麦当劳兄弟被形容成安于现状而不具有事业心的人,但是在1940年代的加州,两兄弟就已经通过汽车餐厅的成功而快速获利,这一点充分展现其创业专才,而且,现在,此点也已经放在麦当劳的“精神教育”(espritdecorps)项目中。后来,由于担心女服务员的负面形象有损生意,麦当劳兄弟将快餐的概念加以革新。他们大幅精简,菜单上供应的餐点种类到只剩下9种,以便用类似装配线的方式制作餐点。每一个汉堡包只卖15美分,这样的低价战略吸引了不少人潮。虽然汉堡包是以一整批的方式快速制作而成,但是品质却是那个地区最好的;在圣博纳迪诺,没有一家餐厅的薯条炸得比麦当劳来得更香脆可口。

  1954年,麦当劳餐厅在圣博纳迪诺的轰动,吸引了一个搅拌机推销员雷·克罗克的注意。麦当劳向他采购了大批的搅拌机来制作奶昔,这件事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。当他开车到圣博纳迪诺这个位于荒漠中的城市时,麦当劳餐厅给了他非常深刻的印象。他认为,如果把这样的快餐概念推广到美国的其他地区,也一样可以吸引消费者上门。但是,令雷·克罗克吃惊的是,时时彩麦当劳兄弟宁愿安于这个沙漠小镇,也不愿意考虑他所提议的合作计划。虽然如此,在创业精神的驱策之下,即使没有创始人的协助,克罗克还是在1955年创立了麦当劳公司,并将特许经营执照出租给那些有意愿开设麦当劳餐厅的人。克罗克自己是第一家特许经营的麦当劳餐厅的老板,餐厅开在伊利诺斯州的德斯普兰斯(DesPlaines),△▪️▲□△这家餐厅的成功,成为其他特许加盟店的榜样,而且也成为这种经营方式的最佳活广告。

  在此值得注意的是,当克罗克决定加入快餐厅的营运行列时,他想的不是可以赚多少钱,而是如何让麦当劳成为全美家庭式餐厅的代名词。他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看到麦当劳遍布美国的大城小镇。而且,做事全力以赴,不计代价,也是他的本性。为了达成这个高远的目标,他不得不对麦当劳兄弟“无情”,包括买下麦当劳名称的使用权,以及拒绝该兄弟在圣博纳迪诺的创始店使用自己的名称。从这点看来,克罗克可说是一个独裁者。

  或许麦当劳早期的成功,也就是1955年开始到1959年左右,应该归功于克罗克这种一手掌控的独裁式管理。这样的管理方式或许在当时是可行的,因为一开始时麦当劳还是一家小公司,除了克罗克之外,其余的员工只有克罗克的秘书——普林斯堡搅拌机公司的珍·马丁诺(JuneMartino),以及在德斯普兰斯店负责烧烤的员工。其时,克罗克还是领他原来在普林斯堡公司的薪水。1956年,克罗克聘用哈利·索恩本(HarrySonneborn)负责麦当劳公司的财务。虽然克罗克为麦当劳的每一个特许经营业者与员工都定下了规则,而且也规定必须丝毫不差地遵守,因此从这方面来看他是独断专行的;但是克罗克却让索恩本全权处理公司的财务,因为克罗克本人也认为,他对于管钱并不在行。除了靠克罗克的远见、◆●△▼●野心与审慎的规划之外,也得力于索恩本的务实,才能让麦当劳在财务上游刃有余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,有时难免会产生冲突,而且克罗克自己也承认,常为了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,跟索恩本起争执。在这种时候,就要靠珍·马丁诺来居中调解,她已经不只是克罗克的秘书,而是攸关公司发展的关键人物。此外,她也是公司的管理机制中,较能呈现人性的一面者。在克罗克的眼中,珍·马丁诺是糅合许多不同特质于一身的人,对于麦当劳则尽心尽力。后来,马丁诺小姐也俨然成为麦当劳公司的女家长。

  到了1960年时,麦当劳的最高管理阶层已经演变成一个类似家庭结构的组织,克罗克则是担任父亲的角色。他是一家之长,负责规划任务,让员工与特许经营者,也就是他的“孩子”们,有所依循。作为公司的“父亲”,他非常具有领袖魅力,并激励员工勤奋不懈,而当麦当劳达成设定的目标时,他们也共享荣耀。当克罗克向想要加入的特许经营者提倡其麦当劳的理念时,他会详细说明计划,并诚实告知与麦当劳合作之后会有多少利润。克罗克认为,麦当劳不应该牺牲特许经营者的利益来创造自身利润,而是应该全力协助特许经营者成

  功。这种全力的支援,表现在以优惠的价格,提供他们高品质的食物与设备,并提供完整的员工训练,不管是在柜台还是在厨房的工作,因为克罗克认为,优质的食物才能确保麦当劳的成功。只有让特许经营者在合作关系中有利可图,麦当劳才能从合作事业中获得成功。

  克罗克是个凡事一板一眼的人,对于麦当劳特许经营者所应遵循的标准程序与规则,容不得任何马虎与苟且。对于在麦当劳总部的员工,他也定下同样严格的要求与工作守则。然而,如果就此认定克罗克是一个独裁者,则是以偏概全的说法,因为他非常能够接受别人提出的建议,不管是来自麦当劳总部高层主管还是在麦当劳柜台的员工。这种开放的心胸是麦当劳之所以有今天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  在麦当劳的菜单上,最受欢迎的餐点很快就不再是15美分的汉堡包,而是一些新面孔,包括猪柳蛋堡、麦香鱼,以及巨无霸。如果克罗克坚持所有的特许加盟者只能卖15美分的汉堡包,而且不允许他们任意变更菜色,那么麦当劳的特许经营方式就会垮掉。克罗克允许特许加盟者发挥创意,以符合他们自己的需要,而且这样也符合公司利益。在这样的政策下,一个在辛辛那提的特许加盟者楼·格罗恩(LouGroen)研发出麦香鱼,营业额也随之水涨船高;而赫伯·彼得森(HerbPeterson)研发出猪柳蛋堡,让其在圣芭芭拉(SantaBarbara)的麦当劳,可以在早上即开始营业,增加收入;而吉姆·德里吉提(JimDelligatti)则发明巨无霸,后来成为麦当劳菜单上不可或缺、最吸引人的餐点。为了打响麦当劳这个名号,克罗克也允许特许加盟者提出各种点子,例如在华盛顿特区的特许加盟者吉卜生(Gibson)与高德斯坦(Goldstein),就创造了麦当劳叔叔(RonaldMcDonald)这个角色,来推销麦当劳产品给小朋友,而且相当受到小朋友的欢迎。

  克罗克认为员工应该对公司全力付出。事实上,克罗克自己就是一个最好的榜样。在麦当劳的芝加哥总部,常常可以看到克罗克工作到深夜,工作结束后匆忙赶到地铁站搭最后一班车的景象。这种以身作则的性格,让公司主管的忠诚度很高,并且不只是对克罗克本人,同时也是对麦当劳公司。这样的情况,在约翰·洛夫(JohnF.Love)撰写的《麦当劳:探索金拱门的奇迹》(McDonald’s:BehindtheArches)一书中,也有很清楚的描述。这本书曾提到,麦当劳的一位资深主管唐纳德·史密斯(DonaldSmith)在被拔擢至副总裁的职位之后,离开麦当劳,并转而担任竞争对手汉堡王(BurgerKing)的总裁。后来,史密斯又回到芝加哥,并在另外一家公司任职,那时,其他的麦当劳主管都“拒绝与其打交道”,因为他们不会忘记或原谅他的背叛。

  早期在1950年代时,麦当劳标榜的是“纯美式餐点”,后来,美国文化与其“纯美式餐点”输出到世界其他地方。•●第一个国际性的扩张行动就在距离边境不远的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,第一家特许加盟店于1967年开张。麦当劳国际部于1969年开始运转,它的第一家海外餐厅开设于荷兰。位于荷兰的特许加盟店,由于几乎全盘移植美国式的食物配方,而未考虑到当地的特性,因此几乎一败涂地。

  麦当劳在美国的成功,◇•■★▼主要是由于餐厅设于正在发展中的郊区,那里正是所谓“核心家庭”——指只有父母与小孩的家庭——分布的主要地区。但是在荷兰,郊区的人口却非常稀疏,大部分人都住在都市。不过,麦当劳很容易从错误中吸取教训。1971年,麦当劳在亚洲开始了第一家特许加盟店,地点在日本。在这一个合作案中,麦当劳公司同意其日本的特许加盟业者藤田田(DenFujita)在菜单中加入日本口味的餐点。不过,藤田也了解,麦当劳永远无法与历史悠久、供应传统菜肴的日本寿司与家庭式餐厅一争短长,所以,他决定要改变日本人的饮食习惯。为了达成这个目的,他们先以小朋友作为广告促销的标的,然后小朋友要求他们的父母带他们去麦当劳。这种“美国化”的策略不仅在日本非常成功,在亚洲其他国家,如新加坡,也相当有效。在新加坡,•☆■▲几乎每一部广告都以全家——当然也包括小孩——到麦当劳用餐的温馨情节为主题。麦当劳国际部让麦当劳变成亚洲家庭在外用餐时的最佳选择。

  美国化,不仅表现在家庭饮食习惯的“麦当劳化”,也表现在企业管理方式上。麦当劳在美国的成功,美国式的公司文化是一大功臣,亦即雇主与员工之间几乎没有距离,这种文化有助于想法与创意的沟通。有鉴于此,亚洲国家的企业组织很自然地也采取美国式的企业文化。亚洲式的企业文化,主管与下属之间的阶层划分明显,不利于创意发挥与意见交流。相形之下,美式的企业文化则有利于基层员工发挥创意,以防止资深主管安于现状、不求进步。

  只要全世界的人还在吃汉堡包,而且想到汉堡包就会想到麦当劳,麦当劳的未来还是相当有可为的。虽然麦当劳公司是一个非常赚钱的企业,不过,麦当劳也投入相当多的心力,将自身营造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公司,而非一家邪恶的跨国企业,这一点,可从其推动“麦当劳叔叔之家”社区计划看出。麦当劳温暖而具有人性的这种企业特质,是它成功的关键。此外,麦当劳也成立汉堡包大学,提供员工训练进修的机会。因此,麦当劳的成功,不仅是来自追求利润最大化,而且来自管理阶层努力让麦当劳成为家庭甚至社区的一分子。

  说到汉堡包,大部分的人都会想到汉堡包的领导品牌——麦当劳(McDonald’s)。麦当劳并不是第一个发明汉堡包的人,也不是第一家快餐厅,但由于其开创性的特许经营方式,加上成功的策略,让它成为快餐业的万人迷,在整个地球上都可以见得到它的踪迹。即使麦当劳自称是全世界快餐业界的龙头,拥有3万家店面,分布在118个国家,每天为4600万人服务,也不算夸张,而它每年营业收入总计达400亿美元,更可以验证它的成功。

  要了解麦当劳成功的秘密,必须先追本溯源,看看它当初成立的背景。一直以来,总是有人争论,到底谁才是麦当劳真正的第一代掌门人(创始者)?是麦当劳兄弟(theMcDonaldBrothers),或是雷·克罗克(RayKroc)?一般公认的看法是,麦当劳兄弟,亦即理查德(Richard)与莫里斯(Maurice)是位于圣博纳迪诺(SanBernardino)的第一家麦当劳的创始人,而雷·克罗克则是将麦当劳快餐的概念加以发扬光大、将特许经营权售予经营者,并且让麦当劳从此变成一个金母鸡的人。或许,在雷·克罗克带有半自传色彩的《铁杵磨成针》(GrindingItOut)一书中,麦当劳兄弟被形容成安于现状而不具有事业心的人,但是在1940年代的加州,两兄弟就已经通过汽车餐厅的成功而快速获利,这一点充分展现其创业专才,而且,现在,此点也已经放在麦当劳的“精神教育”(espritdecorps)项目中。后来,由于担心女服务员的负面形象有损生意,麦当劳兄弟将快餐的概念加以革新。他们大幅精简,菜单上供应的餐点种类到只剩下9种,以便用类似装配线的方式制作餐点。每一个汉堡包只卖15美分,这样的低价战略吸引了不少人潮。虽然汉堡包是以一整批的方式快速制作而成,但是品质却是那个地区最好的;在圣博纳迪诺,没有一家餐厅的薯条炸得比麦当劳来得更香脆可口。★△◁◁▽▼